首页> 医药资讯> 正文

我国多种有疗效廉价药消失 赔本赚吆喝药厂减产

来源:圣达资讯网
  
医药网10月12日讯 包括北京在内,全国多地的医院、药房里,用于预防血栓栓塞性疾病的潘生丁消失了。   当这种供应数十年的基本药物消失后,潘生丁危机已经转化为需要这种廉价高效药物患者的危机,有患者辗转全国各地求药而不可得。   已经形成危机的还有鱼精蛋白、银翘冲、维脑路通等大量廉价药,这些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廉价药已难在药店找到。   一项对全国12城市40余家三甲医院临床用药情况的抽样调查显示,国家和地方增补的基本药有500多种,短缺的已高达342种。   廉价药缘何消失?    “有人垄断了潘丁生原料市场,我们搞不到原料。”天津一家生产潘生丁的药厂透露。   新京报记者调查,除了原料市场价格走高、原有的医保招投标和政策限价制度影响之外,医院、医生、医药中间商、药厂等多个环节的各自利益诉求也是形成潘生丁危机的因素。   十年一药难寻   34℃的天气里,80岁的胡青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走了近4公里,隐约记着公交站东边不远处有一家金象大药房,但不知不觉走了两站地都没有找到。胡青靠在路边的石阶上,喘着粗气,额上的汗沁出一层又附上一层,80岁的他已经难以承受这高温天里两站地的路程。   找药,给15岁的外孙女小冉找药成了胡青心心念念的事情。2个多月来,每天吃完饭,胡青就坐着公交车,一看到路边有药店,便下车进店问询。   潘生丁(双嘧达莫片)已经陪伴了外孙女小冉整整10年。从5岁到15岁,小冉每天服用潘生丁的剂量也从1片变成了4片。16.7元一瓶的潘生丁,是防止心血管扩张、抗血栓形成的廉价药。对于自小患有川崎病的小冉来说,潘生丁已经成了日常必需品,家里的空药瓶都可以堆成一座小山。   7月,胡青照常去北京儿童医院开药,却发现医院已经没有了潘生丁。继而他又去了曾经买到过潘生丁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结果还是没有。按照一天4片的剂量,100片一瓶的潘生丁,仅够小冉服用25天。只剩下三瓶潘生丁的小冉一家,顿时慌了神。   两个月的时间里,小冉一家跑遍了家附近的百姓阳光、金象等药房,得到的信息都是没有货。反复到阜外医院、友谊医院、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等医院挂号,都被医生告知没有此药。各大医院药房的电话,胡青一笔笔记在本子上,时不时翻出来拨打问询,乞求的语气下,得到的答复依然是“没有药”、“厂家断货了。”大半个北京城,小冉一家无论是找熟识的医生,还是托亲戚朋友,都没有收获到一瓶潘生丁。    “河北一家药厂也产潘生丁,但医生和我们说天津的质量好,我们就找天津的。”胡青随身带着天津力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潘生丁药瓶,看到药店就进去问询。他不知道的是,两个月的时间,河北药厂生产的潘生丁,也在北京市场上渐渐减少。   难寻踪迹的廉价药不仅潘生丁一种。据媒体报道,复方新诺明针剂、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维脑路通片、鱼精蛋白、他巴唑……这些有需求、疗效佳、价格低廉的药品,不知缘由地销声匿迹于医药市场江湖中。   看着一天天渐渐空下去的药瓶,胡青很心急,连晚上做梦都在为外孙女找药。身已耄耋之年,胡青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吃了10年的药,能在市面上凭空消失。   廉价药“赔本赚吆喝”   当在北京市大大小小的医院、药房都没有找到潘生丁后,小冉一家最后的一线希望寄托在了天津力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身上。胡青拨通了天津力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电话,然而这家生产潘生丁已数十年的老药厂,却依旧没有给他一份尘埃落定的心安。   几经辗转,力生药店一经营部找到了一些以往存货中的潘生丁药品,供小冉一家解燃眉之急。这却意味着,一旦吃完了存货中的潘生丁,找药的波折将再次回到这户人家身上。   天津力生制药供应部工作人员称,16.7元100片的药价太便宜,在原料涨价的势头下,使得药厂不得不考虑成本与利润,控制产量。   同样生产潘生丁的河北某药厂,也称因原料涨价,虽然公司还在生产潘生丁,但产量并不大。   原料价格高,生产成本增加,低廉的出厂价背后,药厂缩减产量,市场中对药品供不应求,从而出现断货。这样的逻辑似乎在医药市场上并不少见。   据媒体报道,2014年,作为当时香港联交所市值最大的中药企业神威药业,就放弃了曾为其带来年产值8000万元的双黄连注射液。每支20ml的双黄连注射液零售最高价格为1.8元,药厂计算的成本却高于此售价1倍。与此同时,华北制药的销售经理也发现自家厂商一个月内向四川发出的青霉素注射液,亏损了100多万元。海正辉瑞制药有限公司还在生产肿瘤化疗药放线菌素D,却不得不承认生产这一救命的廉价药是“赔本赚吆喝”。   潘生丁从市面上消失,真的只是因为原料价格上涨这单一的原因吗?   往日的廉价药一去难返,但近2个月来才销声匿迹的潘生丁却无法单纯归结到原料涨价、生产成本增加的窘境。   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自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新政出炉,热气未消。如果因为原料价格上涨,药厂根据市场形势提高药品出厂价即可保证盈利运营,断货困境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和潘生丁一起隐匿在医药市场江湖的,还有各方千丝万缕的缠绕。   中标的天津潘生丁   小冉吃了10年天津力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潘生丁,10年培植出的信任源于“北京大医院使用这家的潘生丁”。   天津力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潘生丁能够在北京公立医院售卖,经历了在投标中与各药厂的竞争。按照我国现行的药品集中招标办法,所有公立医疗机构使用的药品必须通过竞价采购。药品投标人按照一定的程序进行投标、竞标,从而获得该种规格药品的中标。   药品价格由当地省级药品集中采购管理办公室审定公布。这个审定公布的价格也叫中标价,中标价是医院采购药品的最高限价,因此竞标价为药价的决定性因素。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王震指出,在一种药品原料、制作工艺已被普遍运用的情况下,压低价格成为药厂中标与否的一大影响因素。   这意味着,想要在竞争中夺标,药厂对于药品的价格需有所控制。即使原料上涨,生产成本增加,为保中标,药品的竞标价将不能太高,从而在中标价基础上调整的出售价,也不会太高。   网上药店搜索显示,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有限公司出产的双嘧达莫片规格为25mg*100s,糖衣,零售价为18元。而中标后,标注同样为25mg*100s,糖衣规格的,由天津力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出产的双嘧达莫片,零售价为16.7元。   那药厂为何要走招标这条路呢?   在业内有十多年经验的陕西医药代表张强称,一旦药品中标,则意味着保证了销量,打开了医药市场。相较于打广告、进药店,通过招标占取市场份额,成为不少药商的上选之策。    “以低价,甚至低于成本的价格竞标,这在医药行业根本不算秘密。”王震介绍,药企为了赢利必然不会过多地生产廉价药品,做亏本买卖。在低价竞标占领市场份额后,就可以走其他渠道卖其他的药品。   一旦中标,中标价格就已固定,在一定时间内,哪怕廉价药品的原材料价格及生产成本增加,药企都无法再次调价。“为了保证赢利,只有采取缩减产量或停产的方法。”张强解释到。   廉价药在医药代理商的口中常被简称为“普药”,用以与高价药相区别。当普药与高价药搭配,夺标取得市场之后。因廉价药利润较低,投标人就会减少廉价药的数量规模,大力推高价药,以获取利益。   据业内医药代表介绍,在中标后,其获得的净利润约为中标价的20%。他自然会主推高价药,廉价药只是扮演搭配角色,向来不是他们赢利的重点。   难以提价的廉价药   除了为竞标占领市场,潘生丁难以提价的原因还在于其是基本医疗保险药品,可由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   经国家医保目录查询,双嘧达莫片即潘生丁在国家医保中编号为930,为甲类级别药物。据悉,基本医疗保险药品中的甲类药物为全国基本统一的、能保证临床治疗基本需要的药物。这类药物的费用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给付范围,并按基本医疗保险的给付标准支付。    “进入医保的药物,涉及基本医疗保险,药价就不会贵到哪里去。”张强认为,很多药厂主动申请药品进入,在保证了市场的同时,也陷入了价格的制约。

圣达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