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萧姗谢瑜小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在线阅读

来源:圣达资讯网
  
一失足成千古恨08

“等等!”萧珊忍不住出声制止,她看着刘强眼中渗出的泪水,觉得自己心脏像是被针扎了似的疼,“你儿子不愿意,你看不出来吗?”

女人冲她一横眼:“又是你,俺家事儿轮不着你个丫头管!”

萧珊看到男孩胳膊在地上蹭破的皮,眼中一片冷:“我说你儿子不愿意,你听不懂吗?他不是你身上切下来的碎片,他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人生,你凭什么横加干涉?”

“凭俺是他妈!”萧珊说了那么一大堆,女人只听懂了一句凭什么。

“妈妈?”萧珊似乎想起了什么,露出了在她脸上从来不曾出现过的讽刺的笑容,“这天底下不是什么人都配当妈的。”

“萧珊,住口!”谢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皱着眉头站在她的身后了,他看了一眼她的伤腿,想了想,把她拉到了身后,“林冕,先把她带走。”

萧珊却不依:“谢瑜你是不是又想说我错了?”

谢瑜皱眉:“你先到里面去,我等会儿跟你说……”

“不用了!”萧珊红着眼睛打断了他,“反正在你眼里我做什么都是错的!你罚什么我全接着就是了,可劲儿地罚!”

“萧珊……”林冕伸手想去拉她,却被她挣开了,他看了眼谢瑜,“我去看看她。”

谢瑜这次,是真的伤了萧珊的心。

她狠狠地甩上办公室的门,找到窗帘下的一个暗角,抱着自己胳膊,把头埋了进去。

“珊珊,你是妈妈唯一的孩子,你一定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

“这次考得怎么样……三十七名?萧珊,你怎么考的?你看看人家为什么就能拿年级第一,你怎么前三十名都进不了?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学?”

“今年过年就不出门了。已经高三了,珊珊也不想去外婆家的,对吧?妈妈这次回来,给你带了一套前命题组老师的押题卷,趁着这几天过年,我们把它们做掉?”

“你只要学习成绩好,以后就什么都不用会做。家务请保姆,开车有司机……张姨你怎么搞的,怎么让珊珊自己动手洗碗,我给你开工资不是为了让你偷懒的……”

……

一句句尖锐的话如潮水般涌进她的脑海中,她痛苦地咬着自己的嘴角。

“不是这样的……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也想出去玩……不是我想考第一我就能考到第一……”

“为什么你总是要替我做决定?为什么你不问问我到底需不需要这些?”

“我可不可以……不做妈妈的孩子?”

……

外面好像有人在敲门。

那个人敲了一会儿门之后,没有得到回应,好像放弃了,门外又安静了下来。

好似有一个世纪那般漫长,萧珊从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捕捉到了一丝微弱的音乐声。

是什么呢?

她疑惑地从手臂的缝隙中抬起头。

平静的海面上,温柔的月光倾泻而下,洒向夜色下岸边的礁石。有一位神秘的鲛人静卧其上,凝望着水天相接的地方,婉转而歌……

“《月光奏鸣曲第一乐章》……”萧珊喃喃道。

小的时候妈妈经常放给她听,当然,不是为了陶冶什么情操,更多的是想将来和人家比情操、比高雅的时候,不会露怯。

“音乐会让人内心平静。”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萧珊抬起泪痕未干的脸,看着他。

“队长已经走了,别在里面躲着了,很热的。”林冕的话很轻,很温柔,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萧珊吸了吸鼻子,抹掉脸上的泪:“我是不是又让大家尴尬了?”

林冕摇摇头:“大家都很担心你,没有人觉得尴尬。”

“你吉他弹得真好。”萧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时候我妈妈也指望我去学一门乐器好给她长脸,可惜我没天赋,学不会。我可羡慕你们这些手指头灵活的人了。”

“我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弹给自己听。”林冕把吉他搁在窗台上,手撑着窗框,笑着问萧珊,“介意我翻进来吗?”

“进来吧。”萧珊给他挪了个地儿。

林冕利落地一跃,半蹲着落地。

萧珊破涕为笑:“看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身手还挺好?”

“当然了,我可是正经男人。”

萧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觉得林冕这句话听起来莫名有些搞笑。

大概是在逗她开心吧?

“谢瑜送刘强母子回去了。”

萧珊听完,冷冷一哼:“他大概是要去讨好那个女人吧,毕竟是队长啊,能屈能伸。真出了什么事,他这个队长可是要第一个担责任的。”

这一天的晚饭,萧珊没出现。

“她说她不饿。”被派去叫她的队员回来这么跟谢瑜说。

“嗯,没事,你先吃吧。”

“好。”

萧珊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不出去。

她闻着外面飘进来的饭香,肚子叫了一声。刚才拒绝得十分硬气,现在饿得也是十分难受。

“咔哒!”

开锁的声音打破了室内的沉寂,萧珊看着门外端着碗的谢瑜,狠狠地扭过头:“我不吃!谁让你进来的!”

“你反锁自己的时候都不拿钥匙的吗?”谢瑜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萧珊:“忘了,不行啊?”

谢瑜把碗往她面前一放:“待会儿胃疼没药的。”

面条的香味钻进鼻子,然后滑到她的胃里——

“咕——”又是一声。

谢瑜瞥了她一眼:“别叫唤了,赶紧吃!”

“……”萧珊恨恨地接过面碗。不是她想接!是肚子这家伙不给她争气!

过了一会儿,谢瑜道:“想知道你今天下午错在哪儿了吗?”

萧珊喝了口面汤,含糊道:“你说呗,反正你总有理由。”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需要暑期支教吗?”

萧珊以为谢瑜要跟她讲大道理,直接背起了政治课本:“因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中部地区的……”

“这里只有校长一个老师。”

“第一天迎接我们的那个胖爷爷?”萧珊回忆了一下。

“嗯,就是他。”

“那他年纪已经很大了啊,为什么没有别的老师来帮他啊?”

“以前有的。”谢瑜道。

“那后来那个人去哪儿了?”萧珊好奇地问。

“前两年生病死了,没钱买药。”

“那……挺可怜的。”

“你知道他是谁吗?”谢瑜转过头看着她。

“谁啊?”

“就是刘强的爸爸。”

萧珊吃面的动作顿住了。

谢瑜没理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她的丈夫在这里教了十年书,连看病的钱都没挣出来。丈夫刚死没两年,这个学校又来了一群热血青年,其中一个疯女人,口口声声要把她的儿子也拉上这条不归路。萧珊你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看这个疯女人?”

萧珊别过头,声音有些闷闷的:“你别以为你拐着弯儿骂我我就听不出来。”

“吃完记得把碗洗了。”

谢瑜觉得点到为止就行了,于是起身出门。

圣达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