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敖婿陈珏熬瑞小说试读

来源:圣达资讯网
  

敖婿第七章 被卖掉了

陈珏在回去的路上就一直在盘算了,田地卖了一千两银子,七七八八花掉之后还有一百五十两银子。这些钱他准备回去将剩下的三百亩地全部改种能赚钱的天地。

辣团和辣条虽然吃多了会闹肚子,可是精心挑选研究一下,挑选刺激性小一些的栽培,应该还是不影响食用的。于是,回到南源之后,陈珏又拉着褚虎正天往山里钻。

还好回来没多久就进了年关了,陈珏初次和大宅子的人一起过年。虽然他手里的银两不多了,但是想着让大家过个富裕年,所以狠心拿出了八十两银子,给大家包红包、买年货,置办新衣服。

包括庆余生在内,大家心里都挺感激这个小王爷的。至少他不是一个守财奴,也不是一个特别苛刻的主子,大家散漫惯了也没被责备过。大家对陈珏的印象空前的好了起来,但是好景不长啊!

从过完年开始,整个大宅子的人经过三个多月反复拉稀、恢复、再拉稀的试验期后,陈珏终于找到了适合食用的辣团和辣条,并正式给它们更名为大蒜和辣椒。

但整个宅子的人都瘦了整整两圈啊,每当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是找借口尽量往外跑,陈珏自己也从一百七十受到了一百四十斤。

陈珏甚至都在想,这俩东西都能当减肥产品销售了,可惜这里的人吃饱都难了,别说减肥了。所有人,全部是收回了过年时候的感恩的心,真想朝这混蛋小王爷屁股狠踢几脚!这就是个混世小魔王!

试验成功后,陈珏本想把三百亩地全部中上大蒜和辣椒的,但在庆余生等人以死相逼之下,才难得的留下了一百亩地种粮食。

自此,大宅子的人甚至轮流去田地旁看着了,生怕这小王爷一个冲动把这大宅子唯一活下去的盼头给平了,再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二十九小王爷太能折腾了,所以褚虎被庆余生特意安排了,要全天候的看紧了他。不管他想干什么都劝着点,劝不住就赶紧来汇报。

以前都是别人租大宅子的田地,按时交粮食或者钱财抵租金的。但是现在呢,大宅子要花钱请人过来打理大蒜和辣椒地,三三两两的花销之下,陈珏首领就还剩不到10两银子了。

陈珏脑袋都大了,他甚至想到了拿大宅子去钱庄抵押贷款的想法,这主意差点把庆余生气的离家出走。在陈珏再三挽留,并保证死也不抵押宅子的情况下,庆余生才勉强留了下来。

没钱的日子好难啊,没钱的日子好苦。陈珏恨不得将10两银子碾碎了,当成银粉花,就这样勉强撑了一百多天。终于快熬到了大蒜和辣椒成熟期。可是天不遂人愿啊,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毁了一切。

不只陈珏的菜地受到了损失,连岭东的茶山也损失重大。陈珏刚刚有了一些起色的美好创业前景,就被风雨无情的抹杀干净了。

陈珏跪在雨里哭了很久很久,这是他第七次创业了,为什么又失败了?老天啊!你是不是要玩死我才甘心啊!好我死给你看,上一次我死不了,这一次我不信还死不了。

陈珏想投河自尽,但是被褚虎生拉硬拽的抱了回来。庆余生将他关在宅子里,好生劝了十几天,直到家里断粮了。大宅子断粮了!

台风不仅让菜地和茶山损失重大,也让所有的农田损失巨大。南源、岭东地区减产大半!佃户交不上粮食,大宅子就没了生路,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庆余生自讨腰部,面前维持了一个多月,但是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飞鸽传书去瑜王府已经两个月有余了,可是就是不见有回信。陈珏万念俱灰啊,如果不是自己瞎折腾,这个宅子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饿了三天之后,大家实在受不了。庆余生说出去想想办法,一走十几天也是音讯全无。就在陈珏带领大家装扮好准备一起上街乞讨的时候,庆余生忽然坐着一辆华丽的马车出现在了大宅子门口。

众人看这马车,锦棚缎帘子,车轮上的轴和套马的架子都是鎏金的,这可是大户人家才舍得的装扮啊!陈珏不禁乱想,庆余生该不会把自己卖了吧?

“什么?你把老子给卖了?”陈珏不可思议的望着庆余生,庆余生却一脸笑容不在说话。众人也是眉头紧皱,褚虎脸色铁青,有几次想说什么都被庆余生瞪了回去。

陈珏双手叉腰怒声喊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谁才是这里的主子?让我去当上门女婿!你怎么想的?脑子有坑吗?”庆余生还是不说话,任由陈珏发了一个时辰脾气。

等陈珏骂累了,吼渴了,气饿的时候庆余生才终于开口了:“小王爷,您是主子。那您告诉我,宅子断粮这么久了,您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吗?”陈珏张张口,吱吱呜呜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这时,庆余生继续说道:“我再问问,造成宅子如今局面的人是谁?是不是您?”陈珏再次张了张口,但最后还是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庆余生呵呵笑了起来,然后才开口说道:“小王爷,我知道您是为大家着想的。所以,我也为您着想,才给您找了这么一个好人家!”

陈珏斜眼看了一些庆余生没说话,褚虎却忍不住了:“这太委屈咱们小王爷了,要不我去!我替小王爷去当上门女婿!”庆余生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褚虎说道:“滚一边去!就你黑的跟块焦煤一样,谁能看的上你啊!别捣乱。”

褚虎被训的低下了头,陈珏舔了舔嘴唇说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庆余生唉声叹气的说道:“如果还有其他办法,我能出此下策吗?”

陈珏将期望的目光看向其他人,众人却各自转头不再看他了。陈珏吞了下口水问道:“那,那,她们家是干什么的啊?”

庆余生一听游戏,连忙说道:“是珍广郡那边刚刚兴起的一个大家族!靠买卖海货发的家,家财万贯自然是不在话下的!”陈珏一脸嫌弃的说道:“那就是一个暴发户呗?我下嫁她们家,岂不是有辱皇家威严?”

庆余生撇撇嘴说道:“瑜王爷都不管您的死活了,您还操心皇家威严呢?那您在等等?反正她们家俩月后才准备大婚了。”陈珏挠头想了一会,这都俩月了,鸽子两个来回也飞完了,王爷爹想管他早就回信了。

这总不能真饿死吧?堂堂一个王子,上街乞讨也不必当赘婿光荣多少,而且当乞丐也不一定能有饭吃啊。陈珏骨子还是一个现代人,现代人追求是什么?追求的是利益至上!不就是当个上门女婿嘛,又不是让他去死。

陈珏想了半天后,弱弱问了一句:“那家小姐漂亮吗?”庆余生越听越有戏,连忙笑眯眯的说:“漂亮,漂亮,是这个家族最好看的小姐了!”

陈珏听到这话还算宽慰,但是还算有骨气的问了一句:“那咱们需要准备上门嫁妆吗?”庆余生笑的都接近银荡了:“您本身就是最好的嫁妆,他们图的就是您这一身皇裔血统!”

圣达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