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推荐阅读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

来源:加澄资讯网
  

推荐阅读《》,提供秦艽段星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商路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默默的往后退了一点,怕秦艽身上的火烧到自己的身上。

《医妃轻狂冥王来侍寝》精选:

秦艽原本心情不错,难得和秦山能心平气和的坐下吃顿饭,结果就这么被钱湘给毁了。

她觉得这对母女就是她的克星,是上天派来毁她的,就见不得她好。

秦艽直到坐到马车上,都还怒气冲冲,整个人像是要去杀人一般。

商路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默默的往后退了一点,怕秦艽身上的火烧到自己的身上。

马车哒哒的往越王府走,期间路过闹市,商路没忍住掀开帘子的一角往外看。

视线扫过一家糕点铺,眼神顿时一亮。

“主子,到甜心糕点铺了。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吃这家的糕点吗?”商路眨巴着眼睛,说:“要不,奴婢下去看看他们家有没有出什么新的糕点?”

秦艽一抬眼,看她一眼,说:“是我喜欢吃还是你最喜欢吃啦?”

商路脸一红,别别扭扭的说:“明明主子也夸过他们家的糕点好吃呀。”

秦艽斜睨着她,然后叹了口气,道:“算了。”

“停车!”秦艽敲了敲马车壁,声音传了出去。

马车立刻停下,赶马车的人在外面问:“世子妃,怎么了?”

秦艽对商路使了个脸色。

商路一脸高兴的掀开帘子下马车了。

秦艽闭着眼睛靠在马车壁上,默默的平息怒火,不想将这些糟糕的情绪带到越王府去。到时候越王妃若是看见,大概会以为秦山又给她委屈受了,心里怕是对秦山的意见更大了。

不一会儿,商路手里拿着一包热乎乎的糕点回来了,一张小脸春光灿烂,笑的像是偷了腥的猫。

秦艽一时间有些好笑,这小丫头从小到大就爱吃这一家,给她吃这个糕点,她什么不好的事情就都忘了。

商路献宝一样将糕点打开给秦艽,说:“主子你尝尝?这是他们家新出的糕点,我尝了一下,味道可好了。”

秦艽在她期盼的眼神下慢慢的伸出了手。

商路的眼神从期待变成忐忑,紧紧的盯着那糕点,好像一眨眼那糕点就不见了一样。

秦艽憋着笑,然后伸手拿了一小块。

商路眼睛一亮,问:“主子,你不要了吗?”

秦艽:“不饿,你吃吧!”

商路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高兴的拿起一块儿塞进嘴里,边吃边含糊的道:“主子,你知道我刚才看见谁了吗?”

秦艽漫不经心的道:“谁?”

“二姑娘,”商路道:“就是秦霈霈呀。”

“啧啧,这是招摇,满头珠翠,绫罗绸缎,前呼后拥,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如今有钱有势一样。”

商路原本就不喜欢秦霈霈,自从发生大婚易嫁的事情后,商路对她几乎是厌恶至极了。

秦艽皱了皱眉头,伸手掀开帘子往外看。

根本就不用找,一眼就能看到人群中的秦霈霈。

那样大的排场,招摇过市,当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如今得势。

秦艽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伸手放下了帘子。

可下一秒,她再次掀开了帘子,视线直直的落在秦霈霈的头上。

她的眉头越皱越紧,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眼神冷到了极点。

商路看着她的神色,吃糕点的动作慢了下来,到最后直接放下不敢吃了。

商路:“怎、怎么了?”

秦艽闭了闭眼,然后猛然间甩下手里的帘子。

“下车。”秦艽站起身便跳下了马车。

商路只来及将手里的糕点放下,随后便紧追了出去。

秦艽穿过人群,直奔秦霈霈而去。

另一边的秦霈霈刚跨进一家首饰铺子的大门,还没来得及说话,手臂便被人一把扯住了,将她扯得一个踉跄,差点摔下去。

秦霈霈气不打一处来,怒吼道:“谁呀?放肆!”

“是我。”秦艽将她的手臂一甩,逼的她登登退了几步。

秦霈霈猛然抬头,便见秦艽一脸冰冷的站在她的面前。

秦霈霈的怒火烧到一半,最后生生灭下去。

她强扯了一下嘴角,说:“姐……世子妃殿下怎么来了?”

秦艽:“你能来我不能来?”

秦霈霈:“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看了看周围,见已经有不少人看过来了,便强撑着笑脸,讨好的对秦艽道:“世子妃殿下这是来买东西的吗?这家的首饰不错,有些款式都很好看,别家没有的。”

秦艽的脸色半点没有因为她的讨好而变好,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秦艽的视线落在秦霈霈的头上,语气冷冷的道:“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是来要回我自己的东西的。”

“啊?”秦霈霈有些不太自在,结结巴巴的道:“这、这店家是欠了世子妃殿下什么东西吗?也真是的,怎么不送上门,还非逼得世子妃殿下亲自来取。”

秦艽冷笑一声,两步走到秦霈霈面前,盯着她的头顶,说:“这店家不欠我东西,你欠我东西。”

秦霈霈脸上的笑快要绷不住了,视线飘忽的道:“我、我能欠你什么东西呢……”

秦艽勾唇笑了笑,然后伸手拔掉了她发间的一支发钗,道:“比如这发钗,就是我的。”

她手指摩挲着那发钗,缓缓的说:“这是我娘亲为我准备的嫁妆呢,我还一次都没戴过!”

她抬眸看向秦霈霈,一字一句的道:“你可以啊,这就帮我试戴了。”

秦霈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咬着牙说:“世子妃殿下说什么呢?这、这东西可都是我的嫁妆,现在还在户部尚书府邸里放着呢。”

秦艽冷笑一声,道:“你不用拿这话来堵我,那嫁妆是怎么抬到尚书府里去的,你我心里都知道。”

那十里红妆,都是她秦艽的。

一半是秦山给准备的,剩下的一半,都是她娘亲还在世的时候亲自为她准备的。

不只是这些簪子,还有许多许多东西,她曾经在思念母亲的时候一遍一遍的盘算过的,每一样都心里有数。

秦艽拿出手帕擦拭着那支发钗,淡淡的道:“秦霈霈,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主动将我的东西送到越王府,对于你动过我东西的事情我既往不咎。第二,你不给,那我就来要,到时候可别怨我。”

加澄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