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首席圣医》王思琪/任心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加澄资讯网
  
首席圣医第十一章 清创缝合

李护士为啥会选任心?

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吴天长,也困扰着刚才其余的其他医生。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如果任心长了一张帅倒众生的脸蛋也就罢了,毕竟对一个女生来说爱美是天性,输的到也不冤。但任心长得也不是很帅,离靠脸吃饭至少有三次手术的距离,咋就选他了呢。

跟着李护士一路小跑的到了处置室,处置室由一道道的帘子隔开,分成了八个等分的隔间,里面分别配置了一张简易的手术床供病人躺下休息、一张凳子供医生坐下处理伤口,在房间的东北角落里凌乱的摆放着处理几个可移动的手术桌。

“吴医生,你去一号帘子,里面的患者从床上掉下来手掌划了道口子需要清创缝合。”李护士开始分配任务给他俩,“你是今天刚来的实习生,叫任心?”

“你好,我叫任心,今天刚来的实习生。”任心心里发疑,素未谋面的李护士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将实践的机会给了自己?

“你去五号帘子替王医生打下手,患者是个工人,操作仪器的时候割伤了手臂。”李护士笑了笑,“王医生人很好的,跟着好好学。”

“谢谢。”任心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李护士,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这个啊!你猜?”李护士调皮的朝着任心眨了眨眼睛。

任心:...

“我中午在分诊台看到你给个女患者忙前忙后的,然后这女生离开的时候在我们那儿的意见本里提到你的,多亏了你的帮助才顺利的得到治疗。”李护士笑了笑,接着说,“我知道你们实习生得多点机会练手才能提高技术,帮谁不是帮,为何不帮你这样乐于助人的人呢?”

“谢谢李姐!”任心没有想到自己当时的无心之举有了这样的结果,果真是好人有好报。

“我叫李梦婷,叫我婷婷或者梦婷就好。算算年纪,我应该比任医生你还小一岁呢。”李护士听到任心称呼自己为李姐有些瀑布汗,女人最讨厌自己被叫老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任心从小到大没有谈过恋爱,与女生的交流仅限于学业方面的探讨,现在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

“没怪你。”李护士微微脸红的看了任心一眼,慌慌张张的模样煞是可爱。

李梦婷拉开标号为“五”的隔帘,就见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正躺在淡蓝色的手术床上,手伸到了侧面,一名医生正背对着自己,低头用镊子轻轻的揭取在手臂上染红了的纱布。

“王医生,人我送来了。”李梦婷示意任心进去,自己站在帘子外说了一句。

“多谢啊。”王医生手里的活计停顿了一下,回头看见任心站在身后,发现是个没见过的医生,愣了一下,却也没有说话,转过身又忙着处理患者伤口。

任心站在身后仔细观看王医生的操作手法。

先用镊子轻轻揭开患者手上的纱布,血已经不再突突的往外流,口子约有五六厘米长,很深,皮肤有些地方往外翻。

“清创会么?”王医生问。

“会的。”

“去拿个手套戴上,帮我来清创。”

任心从手术桌上拿起一双新的胶皮手套,拆开一袋新的无菌纱布,用镊子夹起来覆盖在患者的伤口上,接着用棉球蘸乙醚擦去伤口周围皮肤的油污。

去完伤口周围皮肤的油污,更换覆盖伤口的纱布,用软毛刷蘸消毒皂水刷洗皮肤,并用冷开水冲净。然后换另一只毛刷再刷洗一遍,用消毒纱布擦干皮肤。

任心清理的很仔细,步骤一步不落,接下来便开始冲洗伤口。

用镊子掀起覆盖伤口的纱布后,王医生拿起两只全新的镊子,一手一只的拨弄着患者的伤口,命令道:“冲洗。”

任心拿起装有生理盐水的溶液壶对着伤口倒过去。

患者疼的叫出了声音,受伤的手臂想要缩回去,声音颤抖的说:“医生,能给我先打麻药再冲洗么?太疼了!”

“别动,忍一下就好。冲洗伤口前不能打麻药,这是规定。”王医生目光紧盯伤口,冷静的说道。

“再大一点。”王医生像是在雕刻艺术品一样,动作简单而轻柔,灵动而飘逸,先用镊子将病人伤口里的异物取走,再拿起刀来将伤口边缘翻起来不周整的皮肤切除约2mm左右。

在消除血凝块和异物,切除失活组织和明显挫伤的创缘组织后,王医生一边示意任心继续冲洗伤口,一边安慰患者说道:“你的伤口比较深,还有铁屑,粘的东西比较多,我们多清洗两轮再缝合,别着急啊。”

“着急倒是不着急,就是疼,太疼了。”患者有些有气无力,虚弱的很,“医生,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不能给我打麻药冲洗呢?”

“你给讲解一下。”王医生对着还在给患者冲洗伤口的任心说道。

“在明确病因前,不可盲目止痛,以免掩盖病情。”任心按照教科书上的正确答案复述一遍,接着又说,“疼痛是人体的一个警示系统,对判断病情有帮助。”

“好吧!那缝针的时候会打麻醉的吧?”患者又问。

“会的,你放心,不会太疼的。”任心安慰道。

患者得到准确的答复,就像是已经打了局麻一样感觉不到疼痛,身子不像之前那样的僵硬,也没那么紧张了。

王医生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针管,管里的麻醉药是百分之二的利多卡因,在离伤口约一公分远处扎了进去,任心在一边仔细观察他的手法以及戳针位置。

不要小瞧这一看似简单的戳针动作,这里面的学问可大哩!

外行人不懂,觉得不就是打麻醉药嘛,认为跟打屁股针以及注射疫苗是一样的。

但实际上,在打局麻药时,找到正确的注射位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比如注射的位置不能离伤口太近,避免引起水肿导致伤口愈合过慢;注射的位置也不能离得太远,否则就会没有止痛的效果,还得偷偷的再补一针。

比如伤口的位置靠近神经较多的地方,如果打麻醉时不小心伤到了,那就很让人烦心了。

...

这些实际的操作经验都是书本上的文字所代替不了的。因为病人并不会按照教科书上写的那样生病,所以越是大的医院能遇见病人的种类就越多,长此以往,医生的水平也会越来越高。

这也是为什么好医院人满为患,一张病床十几个人等着,专家号是一票难求,从而滋生了黄牛这一职业。

而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只能靠着输液的病人苟延残喘着,进入恶性循环。

“可以让我来完成缝合么?”在注射好麻醉药后,任心向王医生提出自己的要求。好不容易遇到一名好说话的医生,此时不提要求,更待何时。

只有十天的时间来完成做阑尾炎手术的任务,任心必须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来展现自己的能力,才能有机会蹭到手术。

王医生听到这样的要求并不感到意外,来这里实习的医生都存着多练手的想法,自己天天在急诊科呆着,见多了这样的小医生,也愿意给人机会。毕竟这只是个小小的清创术,又不是上手术台,有自己在一旁看护着,不会有问题。

“唔......好吧。”王医生只停顿了一秒变同意了任心的请求,没有故意设置障碍,甚至都没有多问一句。

任心换了新的胶皮手套,坐在王医生让出的座位上,拿起持针钳,准备开始缝合。


激情AV在线 http://www.pcnailiban.com
加澄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