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影视头条> 正文

今夏保底发行几近全败!好莱坞资深发行人告诉你原因

来源:加澄资讯网
  

截止到8月21日,《盗墓笔记》票房超过9.4亿,距离其发行保底线10亿仍有6000万的距离,尽管该片已是今年暑期档票房冠军,但如果在未来一周内达不到10亿这个目标,该片就将成为今年暑期档第五部未能成功实现保底发行目标的IP电影——《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4亿保底)票房为3.4亿、《夏有乔木雅望天堂》(4亿保底)票房为1.5亿、《绝地逃亡》(10亿保底)票房为8.8亿、《封神传奇》(10亿保底)票房为2.8亿。

实际上,这个夏天豪赌保底发行的玩家们几近全军覆没。

究竟是哪里错了?

抢项目背后的势力版图重整:“大佬”强势不在,“小鬼”抢班夺权

快速且大量的资本涌入行业,其中大部分是热钱,当然更加渴望快进快出的资本周转和增值。与长周期且专业性更强的项目开发和制作相比,在发行端投资并迅速完成在终端的名利双收,对于这些热钱而言当然更具吸引力。

于是资本与项目之间狼多肉少的“供不应求”局面就在短短四年的时间里迅速形成了发行市场里“无保底不发行”的奇异景象——从2013年华谊兄弟3亿保底《西游降魔》、博纳4.5亿保底《后会无期》,到2014年中影、摩天轮5亿保底《心花路放》、乐视影业8亿保底《太平轮》,2015年剧角映画4.5亿保底《栀子花开》,再到2016年中影、光线、和和、联瑞四家18亿保底《美人鱼》、福建恒业3亿保底《梦想合伙人》、耀莱5亿保底《我不是潘金莲》以及上文所述的暑期档五部保底影片。

在好莱坞,保底发行的含义对应的是negative pick-up和minumn guarantee的混合,前者是大制片厂(studio)在独立制片项目完成后的买断发行,后者一般对应于海外发行,是某些特定国家或地区的一些发行公司,利用其强势地位,以一定价格买断影片区域或发行权——比如在中国本土的进口批片即是由中影、华夏唯二的两家发行公司买断发行(亦可称作flat rate import)。

Negative pick-up对于独立制片人、制片公司而言其实是一种间接融资的方式,或者说是一种能够取得融资的前提——通常银行或是其他投资者只有在独立制片项目找到了发行方的前提下才会投资影片,因为不同保底方(北美或国际其他市场发行商)的发行合同确保了影片未来能够在北美本土市场或是其他海外市场获得发行收入,因此有了Negative pick-up的协议就是给投资方、贷款方提供了远期收入的保证。Pick-up的一方并不向制片方/制片人提供制作资金,仅会在保底金额之外做出宣发费用(P&A)方面的承诺,在影片拍摄完成交付后才会支付保底费用。

上个月,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就保底发行的问题采访了对中美两国电影投融资方法和策略都相当熟悉的君舍文化董事长、原小马奔腾总经理钟丽芳,她告诉壹娱观察,“其实在美国‘六大’也是有这种合作方式,它跟很多独立制片的公司合作,以此来拿项目。“

大制片厂一方面以自己内部开发或主投主控的方式主导一些年度爆款(blockbuster)项目,另一方面会通过从独立制片公司那里购买影片发行权的方式扩展自己的年度投资组合,特别是一些在电影节上公开放映过或是在交易市场上有片花等资料公开后收获好评甚至斩获奖项的国外影片。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保底发行其实是大制片厂在自己开发项目之外的一种产品补充的获得手段,自然也就鲜有全力押宝独立影片的豪赌——事实上,全美的发行资源都掌握在大片厂的手中,对于独立制片商而言谈判地位自然较为弱势,当然也就难以“迫使”大片厂给予豪赌的条件。

再回看过去四年中国市场的保底发行作品表,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脉络是,保底方从传统大片厂(华谊兄弟、博纳、中影、上影)逐渐变成了新玩家(摩天轮、乐视、剧角、恒业、耀莱),而被保底的影片除了有中低成本制作,竟也还有很多大片项目(《太平轮》《美人鱼》《封神传奇》《盗墓笔记》)——中国市场与好莱坞的情况不同之处正在于此,国内目前保底发行的战局里几乎很难分辨出谁是能够自主开发大片的大制片厂,谁又是专注非大片的独立制片公司。

以华谊兄弟为例,除了去年的《寻龙诀》之外,最近几年来,再无市场扛鼎的大片入市,而且《寻龙诀》亦非华谊主投主控。遥想当年,《集结号》《唐山大地震》《1942》《风声》《神探狄仁杰》系列这些大制作,在今天依然令人记忆犹新,也正是这些大片令华谊在发行市场上一直备受影院欢迎——如今华谊的“威名”已今非昔比,拱手相让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的发行权或许可以看做是一次聪明的生意计算,但于龙头企业而言竟被其他人保底发行就满是唏嘘了。

大公司雄风不再,不止是华谊的问题,近三年里包括中影上影博纳光线这些国内大制厂的权力不同程度地正被稀释,尤其是发行上的控制力不仅被在线选座消解,而且也被影联、联瑞、恒业等新力量“抢班夺权”。

当发行市场处于重新分割市场版图的战局下,保底发行就成了被逼到墙角的“老炮”捍卫荣誉的背水一战,也成了急于上位的“新贵”问鼎巅峰的荣耀之战——再加上,很多中国企业家们骨子里其实都好赌,因此保底发行附带业绩对赌式的发行收益承诺背后的巨大名利诱惑,让“无保底不发行”的项目争夺战看起来比澳门赌场还要“亦可赛艇”——于业界而言,暑期档的看点,其实早不在于那些电影是否好看,而是牌桌上的惊心动魄。

凭什么承诺票房?中国特色保底发行的风险错配

“业绩对赌”方式的发行收益承诺是一个颇有中国特色的创新,比较中美的保底竞价方式,钟丽芳告诉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好莱坞)没有我保你多少底,因为它每个国家的市场环境不一样。对于独立制片公司来说,有这么一个大公司(studio)来给你做(发行),它虽然不给你保底,但是它会承诺我给你投多少宣发费,比如说不低于二千万美金或是不低于三千万美金的宣传费,或是不低于二千块屏幕这种保证。“

以唐德影视7月8日发布的《关于全资子公司签署重大合同的公告》所述及的《绝地逃亡》保底协议为例,壹娱观察将这套保底+发行分成的方案翻译给了一位好莱坞资深发行人士Ben(此处为化名,该人士与中方有较多生意往来,不便具名),想了解下对方对“中国特色”的保底发行方案究竟是怎么看?

“这与传统意义上的保底发行(Negative Pick-up)似有不同,保底发行通常是指制片厂(studio)或发行商(distributor)以一个双方同意的价格在一部影片完成后取得一部该影片发行权利的一种发行方式。它通常会给制片方一定的净利润分成(netprofit participation),但你邮件中所提及的总票房分成(gross box office participation)一般是很难得到片厂或发行商的同意的。如果我代表制片厂或是发行商,我是不会同意如你所述的条件的,因为这对于制片公司来说太有利了。”

此外,他还提到了风险平衡的问题,“这关乎交易的公平”。譬如,制片商是否承担一定的宣发费用对于保底发行商来说亦是交易的重要前提,而保底发行商是否承诺一定的上映规模,比如多少块银幕或是投入多少宣发费用(间接决定上映规模)则是制片商考量交易的重要前提——而非直接的票房承诺,在这位好莱坞资深发行人士看来,“承诺票房”有些不可思议,他有兴趣知道保底发行商究竟是有多少块银幕在手,他甚至猜测,这个保底发行合同是不是由制片商直接和放映商签订的。

仍以《绝地逃亡》为例,在7月8日的公告中,保底双方约定本片的宣发费用不少于5000万,且唐德承诺由其全部承担,这对于组局10亿的保底方来说是一个必要的成本“卸载”;七天后,15日,离上映日不到一周,唐德再发公告,称将宣发费追加到了7000万元,并称“鉴于公司对电影《绝地逃亡》主创人员、制作团队的信心和对票房收入、超额收益分成的良好预期”回购了15%的票房收益权。

显然,在一周的时间里,交易双方对风险进行了重置/再平衡——如果保底方同样有着乐观预期,理应不会出让原来的保底份额,因此有理由相信这一风险重置与今年整个大盘走低、暑期档开局遇冷的背景有关。此外,临时新增的2000万元宣发费,要在一周内购买到相应的并能决定性影响票房的资源,恐怕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本片保底阵营里的中联华盟这家阿里影业旗下公司手握的淘票票这一工具——票补作为当下国产电影宣发的利器几乎可以看做是票房保证的有力杠杆,以补贴推动“倒逼排片”从而在影片上映伊始就起到“锁场“效果或许可以回答Ben所不理解的那个难题——保底发行商究竟有多少块银幕在手就敢承诺票房的疑问。

《绝地逃亡》的保底双方临阵调整保底方案,显然是对风险进行了重新计算,这或许可以看作是一个对过去四年较为激进的保底方案的修正。在目前任何一家院线都不足以拥有类似AMC、Regal、Cinemark对北美市场的控制力的时候,国内实际上没有一家发行公司有能力去联结院线来承诺票房——《封神传奇》上映后博纳的影城那么卖力仍于事无补,即便是过去屡试不爽的票补今夏也几乎再难重现神奇,《致青春2》《绝地逃亡》背后的网票公司一样是极尽所能但仍回天乏力。

此外,除了《绝地逃亡》由制片方承诺并承担7000万宣发费用之外,大部分保底案例当中的宣发费用都是由发行方垫付,在《我不是潘金莲》项目中更是由发行方承担宣发费用——压力大多集中在发行方的协议安排,是不是就像Ben所说太有利于制片人、制片方了呢?但凡有个导演+IP的项目包(Package),一关机甚至刚开机就能卖出保底,比如《港囧》,比如《我不是潘金莲》,这真的是公平的交易吗?

当然,冷暖自知——在市场行情大好的时候,赌8亿、10亿票房很轻松,一级市场、二级市场或许都能埋单,但是今年……

王长田:保底发行是一个违反经济规律的做法

《绝地逃亡》尽管失败了,但是在保底方案的修改上至少折射出了既往案例当中的风险错配。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近日在其中报业绩交流会上就表示——

“光线不太愿意介入保底,《大闹天竺》并没有保底,我不认为保底会成为电影市场的主流,这是一个违反经济规律的做法,把风险过多地转移到某个环节、某个公司身上,最后的收益、风险是很难匹配的,导致大部分保底都以失败告终。在国外,保底也不是主流的方式,保险倒是介入较深,跟筹资活动联系紧密,是一个完整的金融体系,而中国目前还不具备这些条件。“

就像本文最开始介绍的,保底发行其实是好莱坞独立制片融资的一个前提,而如今在国内却成为“独立制片“直接的赚钱方式——或许无所谓对错,毕竟中国电影市场大片厂的权力衰落与新势力的急功近利与好莱坞已经有些铁板一块的权力格局有明显不同,但毕竟在今夏中国电影市场见证了那么多保底发行的失败案例,是不是该从狂热里冷静一下了。

风险的合理配置永远是交易双赢的前提,任何一方的片面输赢都是零和的赌博,于行业绝无有利之处。


电磁采暖炉 http://www.junkaidq.cn/

加澄资讯网